打麻将算牌记牌方法

 时间:2018-06-26 17:04:39 贡献者:newson155

导读:打麻将的技巧:打麻将算牌记牌方法许多人都认为打麻将完全凭运气,其实打这东西也有技巧,算牌很重要,记牌更重要, 要根据牌的走势来决定自己的取舍,切不可冲动乱打。 牌类游戏

打麻将 打 麻将 碰牌时有哪些技巧
打麻将 打 麻将 碰牌时有哪些技巧

打麻将的技巧:打麻将算牌记牌方法许多人都认为打麻将完全凭运气,其实打这东西也有技巧,算牌很重要,记牌更重要, 要根据牌的走势来决定自己的取舍,切不可冲动乱打。

牌类游戏像打麻将、打桥牌,取胜的前提都是会算牌、能记牌。

龙牌的“虎牢关”游戏,由 于固定主牌、活动主牌,和 7 门副牌的每一门都比较短,所以,算牌和记牌就更加可能与必 要。

今天我们主要谈谈麻将的算牌记牌方法。

实战中的算牌和记牌:钉下家 所谓“钉下家”,就是不让下家吃牌,采取他打什么,我也打什么的办法。

或称“顶下家”, “注下家”均是。

钉下家,其实所钉者不仅下家而已,有时是兼顾其他两家的。

对面、上家,相离较远,难以控制;而下家在你胁下,应该设法控制他,使他尽可能没 有进张,他也就可少打危险的生张。

因此,钉下家也就有了使其他两家延缓进张的效力,所 以钉下家是打麻将的基本技术之一。

下家打一张四索,你也打一张四索,固然是钉,可是这种机会并不多。

下家打一张四索, 你打一张一索,固然可以保他决不致吃进,然而这也未必能钉得牢。

我们所以说:“钉得牢”,而不说“钉到底”,是因为“钉到底”虽然可能,然而一定要自己不 预备和出,否则就不可能;每副牌都不求和,决非上策;所以,如能钉得牢便应满足了。

然而要钉得牢,就应掌握两个基本诀窍。

(一)记住下家所打牌的先后次序。

打麻将,要有记牌的本领,这样技巧才能臻于上乘。

有一种所谓“一条龙”的打法,将所打的牌一张张地排在门前,那就可以省却记牌的麻烦; 然而这种打法,到现在还不十分普遍。

所以,记牢下家的打牌先后还是需要的,当然在此基 础上还得加以推测。

这里不说“记牢下家所打的牌”,而说“记牢下家所打的牌的先后”,是因为仅仅记牢所打的 牌,未必能做出合理的推测,而记牢其先后,方可使做出的推测有七八成的准确率。

要记牢下家打牌的先后次序,唯一的方法是全神贯注,注意下家牌的进出,同时要掌握 下家打牌的习惯和诀窍,这样便可猜测其手中所有的牌。

譬如:下家所打的五张牌的次序是:南,西,一万,九万,二筒。

你可钉之牌的范围是: 除上述的五张外,还是二万及一筒等,四万有时也可以打。

其理由是:他的牌至少有三四张 孤张,如有二、五万搭子或二万一对,决不肯先打一万后打二筒。

同时,任何万子必较索子 来得稳健,因为从五张牌来看,万子搭子最多一搭,而索子可以断言必有搭子,甚至于打一 索、九索也较打二、三、四、五、六、七、八万为危险。

(二)预先留一个余地。

你坐在他的上家,比他先打牌,所以时常会遇到你所打的牌就是他所打的牌,觉得无牌 可钉。

尤其是下家是一个技巧精明者或牌风甚顺的时候,更容易遇到这种情况。

这时,你应 该来一个“未雨绸缪”。

我们主张:在牌竖起的时候,应有一个统盘的筹划(包括钉下家的计划)。

你不妨在打第一张或第二张的时候,打一张尖张(倘若你手中的牌相当好,而东、南、西、 北风之类并不多的话)。

这样做有两种意义:一可以试探下家是否要吃这一类的牌,而吃了这一张之后,打牌的 次序就变成他先打你后打了;二可以永远留一张没有用的牌来钉下家(倘若他不吃的话——事 实上,十次中有七次下家不会吃的,因为时间太早,他的搭子尚未兜齐,或不想吃,或不能 吃)。

这里所谓的尖张,决非二、八,而是三、四、五、六、七,因为三、四、五、六、七, 任何一张打过之后,你便有了更大的钉张范围(如打过四万,一万、七万便在可打之列——这 固然有时会失算,然而便宜下家的机会必是在一半之下),二、八就根本可视作幺、九,因为 下家如在很早的时候打出幺、九,二、八便是相当拿稳的牌了(如迟打幺、九,便应特别留意)。

这里举几个时常遇到的例子: (一)譬如:下家未曾打过万子,而你手中有三、五、六万三张,依常理而言,这张三万是 无用的,然而下家所打的牌既然显示一种可能性——要吃万子,你便应少打万子。

在这种时 候,应该尽量打其它的牌,切不应该先试一张三万,因为你尚可不打三万,而打六万(倘若抓 进一张四万或吃进一张四万),甚至两张都可不打(如抓进一万、三万时,可拆其他的搭子)。

这种“扣留”是相当重要的,因为:(1)下家也许在搭子将齐的时候打一张六万,你就可钉一张 六万,或他打一张九万,你也可打六万(至少限度较三万为稳,因为下家既多万子,难免没有 边三万的搭子(或三万一对);(2)可挽救危险的局面——即拆其他的搭子而留三万(希望抓进一、 二万成搭)。

如有一、二、三、四万时亦相同,不应以为一万是大幺,可随便打,在此种情形下(即下 家未打万子),一万十九恰是下家所要的牌。

这种猜测,并不限于下家是在做一色;不做一色时,其可能性亦相仿。

衍张(如三、五、六万中之三万)决不应该随便打。

这是一般人所忽略的。

注意了这一问题, 才算做到了“只只打熟张”。

(二)譬如:下家老早就拆边七万的搭子,你便切忌打七万,因为这不是钉,而是送了。

当 然,在这种情形下,打四万也是不对的。

又如下家老早就拆四、七万搭子,同时没有做一色的嫌疑,便应紧防他要吃一、四万。

因为这类拆搭子的方法是最寻常的。

(三)譬如:下家没有打过筒子,而你手中仅存的七张牌是二万一对,六筒三张,四筒、七 筒各一张,抓进一张三万,这时你应该打哪一张?这类情况是常有的。

一般人认为,应该先 打四筒,以为这样八筒上张可不吃亏;但我们以为可先打七筒。

理由是:决无先打三万或二万之理,因此吃亏太多。

自己有三张六筒,打七筒,下家可 吃进的机会不多,而且就是吃进了,未必是一张甚合胃口的牌,而四筒必是下家所最合意的 牌。

打七筒似乎吃亏一张八筒的进张,甚至于九筒的进张。

其实,留四筒可以有二三筒的进 张而听张,利害方面相差无几。

换言之,凡遇有自己一坎的时候,就应该先打近边的牌,而后再打人家可吃的机会较多 的一张牌。

这个例子,当然是在主要取守势的情况下出现的。

牌的组合如此,十九你是应该取守势 的。

因为,最低限度你要再上一张才听张,而别人所处的情形也大致如此,所以总以守为宜。

(四)譬如:到最后七张时,摸进一张后你的牌有两对和两搭,这时应该打哪一张? 我们已经说过:应先拆对,然后拆搭。

问题在于拆哪一对呢? 在这种情形下,拆对的宗旨应该是减少下家可吃的机会。

即所拆的对子应该愈近边张愈 好,这对牌附近的牌愈多见愈好。

例如你有八、九万两对,应该打九万;或有三、四万两对, 如一、二万多见,则打三万,五、六万多见,则打四万(如为二筒一对,三索一对,也同此理)。

除了有特殊征象可以断定下家不需要某几张牌外,就应该计算下家吃进的可能性的多寡, 来确定你打什么牌,务求下家缺少可吃的机会。

麻将变化无穷,下家打一张中风,你有一对(甚至于有一坎),但可以不碰,而拆对以钉。

 
 

微信关注公众号,送福利!